少女桃

(●´∀`●)

云溪溪:

  1. #摄影教程分享#

  2. 一个复古系私房拍摄思路的分享~

  3. 第一次写教程,有许多不足,多多包涵啦0W0

  4. 希望对你们有帮助=W= 

星球大战8 | 对不起,“不破不立”这四个字我说不出口

猎影人:

夏天喝咖啡:




“过去的,就统统埋葬吧。”




从电影院里出来时,我的心情特别复杂。


我的理智告诉我:这是一部很不错的星战,至少比上一部强了十万八千里,许多人物的动机都有了更详尽的交代,极具想象力的太空战役也展现出了史无前例的恢宏质感。


必须承认,无论是霍尔多驾驶着巡航舰撞向敌军总舰的瞬间,还是盐碱覆盖的星球上那场极具美感的决战,在场面呈现上,这一部星战,的的确确对得起“太空史诗”这4个字。



然而,我们热爱《星球大战》,从来就不仅仅是因为那些酷炫的太空战舰。


每一部星战几乎都是由两条故事线组成的,一条是关于专制与自由的对抗,另一条则关于黑暗与光明的抉择。前者由大规模星际战役推动,后者则由主角推动。


事实上,星战六部曲并不是每一部都拍得很好,有几部槽点还不少,但这六部连在一起刚好可以形成一个光明-黑暗-光明的闭环,而且由于这六部在主线剧情上都处理得较为简洁,反而使整个闭环看起来清晰明了,有一种干净利落的古典美。


不过这样的故事若放在今天,怕是很难再吸引观众了。如今人们对科幻片有了更高的刺激阈值,不仅要场面好看,故事也要复杂,最好再带点悬疑色彩。


就这样,迪士尼给了我们一部充满反转与反套路的《星球大战8》。



我并不是不喜欢复杂的情节,但不得不承认,在有限的时间里给观众灌输大量不同人物的复杂信息很容易干扰人物形象的塑造。有时,简单的方法反而更有利于让人物鲜明起来。


在《星球大战》系列里,卢克就是一个通过简单情节塑造起的形象,他的故事很俗套:小人物最后长成大英雄,而他的形象同样很俗套:光明、正直、善良。


他就是星系中一块永远都不会被污染的璞玉。


所以当《星球大战8》给他强行加戏、让他反转反转再反转时,我只觉得你在逗我吧。



在星战系列的最开始,卢克只是不起眼的塔图尼星球上一个不起眼的农场小伙,没事摆弄下战舰模型,稍稍幻想一下自己和帝国军队战斗的场景。当R2D2无意中弹出莱娅的全息图像时,他的眼睛就挪不开了。



他害羞、腼腆,没见过什么世面,还有点胆小,但从他懵懂地拿起光剑的那一刻起,他便一步比一步坚定地走了下去。


这一路,卢克一步走得比一步痛苦。他的家人被杀,家园被毁,这让他只得跟随欧比旺踏上征途。他亲眼看着黑武士杀死了自己的恩师,又被削去手臂,被迫接受自己的仇人其实是自己父亲的事实。他送走了尤达,扛起了最后的绝地武士的重担。


但卢克从来没有动摇过,从未被愤怒与仇恨左右。当欧比旺和尤达都告诉他战胜黑武士是他的宿命时,他依然相信他的父亲可以重新回归光明。



从《新希望》到《绝地归来》,卢克的身上有许多变化,但唯一不变的是他眼里的单纯、善意和信任。


就是这样一个连堕落至深的黑武士都没有动杀心的人,你告诉我他对一个刚刚陷入黑暗面的少年动了杀心?而且这个少年还是他出生入死的好兄弟和自己挚爱的妹妹的孩子?


有人说“圣人就不会犯错吗?就不能心里阴暗一下吗?”


抱歉,对于卢克这个花了3部电影塑造、一代人用整个青春来缅怀并在脑海中不断巩固的“小天使”形象,你要他阴暗请给我们一个更有力点的答案。



除了人物,《星球大战8》对原力的展现同样让我不敢苟同。


原力是星战系列最重要的概念之一。在六部曲中,原力基本就是隔空移物、读取思想、预测未来这几种用法。


但我相信每一个看过六部曲的观众都不难感受到,原力远不止这么简单。它似乎是一种类似于“禅”那样、说不清道不明、冥冥之中自有深意的存在,是一种推动命运的力量,也是一种指引方向的预示。


事实上,六部曲中从来没有全面、具体地讲解过原力到底是什么,但通过一些只言片语或语焉不详的台词,我们很容易感知这个“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概念。



(出自《新希望》,这段话可以算是星战系列中比较详细的对原力的解释了)




但在《星球大战8》中,主人公们一遍又遍地强调原力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滴,还非常努力地给我们演示了原力的其他用法,比如上可飞天空中飘,下可入洞寻身世,身处异地时,还能心有灵犀一线牵,哇塞,原力果然不只是用来搬石头的呢。


这种用具象的情节来解释原力的做法的确带来了一些视觉冲击力,也能让新影迷在最短的时间内get到什么是原力。但这种过于直观的方法也让原力留下的那种“禅意”削弱了不少,以至于看到最后,我们发现原力最重要的用途还是搬石头。



这就是《星球大战8》让我心情复杂的原因。


它的情节不是不好,而是太饱满、太具体,以至于没有任何值得玩味的“留白”可以让观众在看完电影后可以反复讨论。


用了多少的致敬桥段都无法掩盖,《星球大战8》在风格上已经和原作分道扬镳了。


六部曲追求的是“大道至简”的古典审美,而新作追求的是“越复杂越好”的市场审美。


我不想在这里讨论古典审美和市场审美哪个更高级的问题,但你不得不承认,无论开头的楔形字幕和主题曲多么情怀满溢,从《星球大战8》开始,这个系列都将不再是星战迷口中原本的“星战”了。



许多人说“不破不立”,但我说不出口。


我感受到了《星球大战8》对老影迷的真诚,但这种真诚颇有点类似于拆迁告示上写的“我们真诚地通知您,这座大厦就要拆了。”


是,你是真诚,但你还是把我的大厦拆了。


你拆我大厦,我当然不高兴,当然想骂人。


你跟我说“要向前看,拆了后新盖的房子看起来也不错啊。”


是,道理我懂,但我控制不了我的悲伤。


因为这座大厦,不仅仅是卢卡斯盖的,也是我用十几年的青春盖的啊!



我看的第一部星战电影是《星球大战前传3:西斯的复仇》,那一年,我上六年级。


这是我第一次走进电影院看一部带配音的英文电影,我后来又央求我妈再带我看了一遍英文原版的,从那以后,那个名叫“电影”的世界向我打开了大门。


我迷上了电影,也迷上了《星球大战》。那时,网速还不快,我们家还只用DVD机看电影。于是我骑着自行车,跑遍了从五棵松到西单的每一家音像店,只为买一套《星球大战》的碟。


但没有一家店有售。


上初一那年,我爸从他的同事那儿借到了6张星球大战的盗版碟,并把它们一一复刻给我。那时,我已经有了一台便携式DVD,虽然屏幕小,分辨率低,但足够我在夜深人静时偷偷躲在被窝里看电影了。于是,我在被窝里补完了那5部剩下的星球大战。



(从此,伊万·麦克格雷格成为了我最喜欢的男演员)




从那以后,一个由光剑、战舰、机器人和帝国风暴兵组成的世界就永远地占据了我脑海中的一块位置。那一年,我的大部分同学正沉迷于《哈利波特》的魔法世界中,这是一个要到一年后我才接触到的世界。


幸运的是,我们班上也有两个和我一样沉迷于星战的小伙伴,后来我还成功拉入坑了一个。就这样,我们四个,分享着那些只属于星战的笑话和暗语。


我们搜集着贴吧和电影杂志上的消息,把能找到的每一段花絮和访谈都掰开、揉碎地反复咀嚼。我们不厌其烦地讨论电影里的每一个细节,抄录尤达大师的倒装句,把能搜到的关于电影和演员的英文资料一个词一个词地读。


而当我一个人骑车、走路、吃饭、跑圈、发呆的时候,我就进入我头脑中的那个小世界。在那里,我可以挥舞着光剑拯救世界,也可以坐在悬崖上看双子日落,胯下的自行车变成了飞船,脚蹬子一踹就可以提到光速。


那六部原本并不完美的电影,就这样在时光的滤镜下抹去了所有的瑕疵。


而我也带着我中二的脑洞和脑洞中无数的故事,从13岁走到了今天。




如今,工作忙碌的我已经很少再回到自己脑海里的那个小世界了,但有时走在街上,我还是会幻想自己手提光剑,飞檐走壁地躲避风暴兵的追捕。


《星球大战8》不会是最后一部星战,但就算从此以后这个系列的电影里将再也不会出现我所怀念的角色们,我也依然会走进电影院认真地看。


我甚至可以想象,有一天,我的孩子甚至孙子告诉我,他们刚刚去电影院看了《星球大战88》,现在已经轮到第10代天行者登场了。


到那时,我一定让他们带我看看他们的大厦。


如果他们愿意,我也会给他们看看我那座已经坍圮的大厦。


然后给他们讲一个,很久很久以前,发生在我的星系里的故事。





满满的回忆ε-(´∀`; )


壹:

桜日和

星村麻衣

藍藍套:满满的回忆

朽木绯真:《死神》里这首最好听

画得很棒,可是是在空间保存的。。不知道作者是谁(。•́︿•̀。)